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阿马戴乌丝

一颗不安份的种子正在破土!

http://i.mtime.com/zeique/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百万以上的中国油画上如何造就的

阿马戴乌丝 发布于:

疯狂热钱捧“红”当代中国油画

新闻午报  2006-07-22 09:50:03



  “中国的当代艺术历经20年的坎坷岁月,终于在世界舞台寻觅到了一个站脚的位置,因为市场突然红火,所有人都乐观起来,所有人的画价都涨了,有的还翻了几番,而且像孙悟空翻跟头一样轻松。”这个市场火了,但这是真火还是虚火,究竟还能火多久呢?

  从巴塞尔说起

  《纽约时报》曾把每年一次在瑞士举办的巴塞尔艺术博览会比做“艺术世界的奥林匹克”,或把它比做“艺术世界的达沃斯论坛”。巴塞尔这个只有18万人口的小城里现在集中着30多家博物馆。这个城市的艺术激情曾在1967年达到顶点,为表决巴塞尔是否应该花费百万瑞士法郎购买毕加索的作品,这里曾举行了一次公民投票,投票通过以600万瑞士法郎加上私人及企业赞助,买来两幅油画。毕加索听到这个消息,激动中又捐赠给了它另外四幅作品。

  今年的“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已经是第37届,这届博览会如果说有些特殊,那就是它正处于一个特殊时期———整个世界艺术市场正进入自1980年代后期艺术高价点后的又一个巅峰期。2005年,这里的纯艺术品交易额突破40亿美元,百万美元以上的拍品达到477件,而在前一个巅峰期的1990年只是395件。另一个特殊是,这届博览会上除了有专营中国当代艺术的画廊参展,欧洲、美国、日本、韩国的部分画廊都有中国当代作品出现,博览会官方首次邀请了一个中国小组。

  今年的博览会,6月12日下午预展开始,据说有100架私人飞机飞来,这个数字比去年增加了25%。在博览会主展场的显著位置全部由著名的所谓主流画廊占据,这里展示和交易的主要是现代艺术和战后画家的作品,但当代艺术作品的交易似乎更让人关注。

  当代艺术品的价格持续上扬,是近年来艺术市场最引人注目的现象,美国当代艺术家杰夫•昆斯的一幅《浴盆》,2000年卖到170万美元,2001年时达到250万美元,纽约一家拍卖行的专家说,“当代艺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价格飙升,意味着它已经赶上了战后艺术,这是‘9•11’之后出现的实质变化”。今年从中国去参展的画廊有上海的香格纳和北京的CAAW两家,有意味的是,这两家画廊不仅都属国内最好的画廊,并都是瑞士人开的。

  当代艺术品价格在过去12个月里增长了41%,这是有史以来这一领域增长最突出的时期,欧洲一本艺术市场指南的杂志说,原因之一是新兴国家的富有阶级投入大量资金购买本国艺术品,尤其指俄国、印度和中国。中国当代艺术的价格增长可能远不止41%的幅度,但即使是专家也给不出大概的统计数字。但这似乎并不完全是中国资金涌入的结果,参加博览会的香格纳画廊带去的上海艺术家周铁海的6幅油画在博览会上全部卖出,买主并不是中国收藏者。

  从1990年代开始,中国的当代艺术比较有规模地进入世界艺术市场,方力钧等最热门画家的作品有十几万美元的价格就是很好的成绩,那时的中国当代艺术基本被西方策展人和收藏家所淹没,中国的收藏者不成规模而很难对市场形成有价值的影响。到了2004年,有人预言中国当代艺术将进入高价时代,但没有人想到,它来得如此快。艺术投资专家丁绍麟以中国内地拍卖业巨头嘉德为例的统计数字表明,2004年全年成交总额10.67亿元,2005年达到17.7亿元。内地六大拍卖公司2005年成交总额是52亿元,比2004年增长52%。

  翰墨轩画廊的林松说,这个增长中,以当代油画的增长幅度最为火爆。他的形容是“交易额打着滚升值”。

  在2005年,当代艺术中的所谓“F4”———王广义、张晓刚、方力钧、岳敏君都在拍卖市场上达到超过百万的纪录。紧接着,一直保持市场稳定增长的曾梵志、杨少斌、刘野等也都有了百万价格的纪录。

  进入2006年,写实作品的价格仍然有增长,而最突出的暴涨是当代艺术。中国当代艺术品最具有流通性,不像古董,卖一件少一件,尤其是进了博物馆就很难再进入交易了,这就是所谓的一种有价无市。而当代艺术品,每年都在生产,艺术家的身价仍处于变化之中,其中就有人可能成为大师,所以具有巨大的投资潜力。

  2004年,国内艺术市场开始飞跃式发展,就有艺术市场存在泡沫一说。林松对目前中国艺术市场持乐观立场,因为在国际上中国艺术品整体上仍处于较低价位,国内艺术市场相对国际艺术市场也微不足道,所以国内艺术市场还存在着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即使泡沫存在,它也为中国艺术市场带来了机会。

  油画的郁金香之旅

  一个纪录的诞生

  今年7月6日,一幅巨幅油画的成交价给这个浮躁的艺术市场又添上一笔。这是一幅以壶口瀑布为题材的长8米宽3米的油画,无底价拍卖,经过三十余轮竞拍,成交价格高达1166万元。据说,画这幅画的33岁小伙子是听着“风在吼,马在啸,黄河在咆哮……”用6个小时创作的,即使算上准备时间也不过一个月。

  据宣传材料说,这幅画的成交价打破了纪录。只是不知道这个被称为“中国当代油画家单幅作品的拍卖成交纪录”是如何定义的,至少,1997年香港回归时刘宇一拍卖的《良辰》价位高达2300万港币,至今当代作品中无人企及。

  宣传报道上写着:“周昌新先生是中国重彩油画奠基人、世界杰出华人艺术家,近十年来,他不畏艰辛,踏遍中华大地,深入社会民众。”何为重彩油画?Google上搜索,第一页里只有这篇新闻报道里有这个说法,几个搜索条目后就再也找不到此人。

  雅昌网囊括了所有大型拍卖会拍品的资料,仅姓氏“Z”字头就密密麻麻一个页面,而这个网没有搜到“周昌新”,这意味着他是一个市场上几乎没有露过面的画家,既然如此,破纪录和这样一个画家联系在一起就耐人寻味了。

  当下的油画市场不免令人想起历史上的投机潮,有历史记载的荷兰郁金香投机。一个海员受到富商的招待,餐桌上他看到了一个放在丝绒上的葱头一样的玩意儿,遂和红鲱鱼一道吃进了肚子里。结果他因为嘴馋被判了几个月的监禁,他吃下的郁金香“葱头”的价格足以为全船的水手买下一年的口粮。每隔一段时间,资本市场总会有一种按捺不住的冲动要发泄,这种发泄出口可以是股票,可以是郁金香,也可以是艺术品。总之,凡是能给人带来美好预期的东西,总会被资本附身,借助资本力量使其流光溢彩。而正像索罗斯所说,一杯啤酒总会有半杯泡沫在里面。

  雅昌网编制的当代油画指数显示出了这一由啤酒到泡沫的过程。自有统计的2000年以来,100位画家的油画平均价一直以稳定并且缓慢的速度上涨,但2005年以后,市场井喷了。2005年前的5年中,指数从1000点涨到了2300点,而一年后,指数从2300点一下子涨到了6700点。一夕之间,油画价格是过去的3倍,一年时间浓缩了过去5年乃至更多时间的涨幅。现在,一个千万级的画家竟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一夜之间平地拔起。

  本是小众市场

  其实所有的投资市场都一样,狂热的时候,一个本来小众的市场就会变成一个大众市场,挤进很多和这个市场本来没有任何关系的投机客。

  既然是炒作,很多其他市场的短线行为也就被借鉴过来。方法之一是哄抬,两个以上的投资人会在拍卖会上互相竞价,抬高价格。一幅普通油画的市场价目前在5000元左右,但一哄抬甚至被炒到了10万元左右。在这样的炒作中,通常买者和卖者之间并没有实际资金转移,仅仅是在市场上造成了某些作品成为投资热点的假象,吸引后续投资者接盘。拍卖市场相对于股票市场还有一个让藏家玩空手道的方式,因为经常竞拍,拍卖会不敢得罪,于是拍下的画作拖延付款,油画则放在拍卖公司库房,下次大拍直接上拍,轻而易举地赚取差价。而现在的行情,时隔半年赚取50%乃至一倍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回报如此丰厚,又几乎没有风险,场外资金怎么能不趋之若鹜。

  所有的油画都炒高一倍需要多少资金?业内人士预测,至少需要100亿~200亿的增量资金。200亿是多还是少?一个中行上市,吸引的资金就高达5400亿元。具体到油画市场,金钱更不是问题,全国五大拍卖油画的公司2005年一共推出9个油画拍卖专场,成交油画作品1260件,成交额5.52亿元。显然,照现在的炒法,资金也不是问题。

  于是,问题的症结就在于,投资者是否还有意愿再追加投入。但凡过度投机的市场,缺乏监管后都会暴露出问题,国画市场就因为造假容易,市场上充斥赝品而陷入低迷。长此以往油画必定重蹈国画覆辙。不少投资者似乎已经对这个市场充满警觉。

  15年前,靳尚谊先生的《小提琴手》在海外巡展时以7000港币被买去,而去年拍卖,《小提琴手》成交价高达363万元。精品油画的超值回报是否就到头了?似乎远没有,毕加索的《拿烟斗的男孩》50年前的成交价是3万美元,现在上涨了3000倍,而我们所处的时代,正是艺术精品收藏急剧升温的时代。虽然我国画家在油画上对该艺术形式和内容的贡献远不及那些西方大师,但收藏市场实际上更多是根据收藏群体的经济实力来决定价值,按理说,13亿人口,未来世界第一的经济实体总会托举出天价艺术品。

  价值上判断,如果油画市场能有国画市场的规模,油画似乎还有上升空间,油画创作耗费更多的体力,国内画家鲜有晚年还能从事大尺幅作品创作的,而国画家到了晚年作品才成熟。两种不同的创作方式决定了油画家毕其一生都不会有很多作品。国画能拍到几万元1平方尺,油画仅从稀缺性上就应该乘以十倍乃至数十倍。而现实情况却是,即使徐悲鸿的《愚公移山》也只拍出了3000万元,和毕加索和克里姆特仍有着巨大差距。

 

越来越贵的当代中国油画

新闻午报  2006-07-22 09:50:31


 


  百万人民币艺术家

  刘小东现在是身价最高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之一,这两年艺术品拍卖市场火爆,收藏者把他以前的画拿出来,拍到很高的价,获得的利益跟他没什么直接关系,但却给了他别的东西。

  他说,被人们认可给了他很大信心。以前的他画得很封闭,不敢放弃,面面俱到,现在连背景都敢省略。又说,“金钱没什么不好,量化人的价值。不过量化这个世界所有的东西,也挺可怕的,人们就像登上高速火车,我尽量不跟着这火车跑”。

  他的话正反映了一批这样艺术家的心态。和刘小东一样,张晓刚、曾梵志、刘野、岳敏君他们共同的特点是当代艺术领域做架上绘画的,都是拍卖市场上百万人民币级别的艺术家,令人惊叹的是他们的作品价格飙升的速度:今年春天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张晓刚1998年创作的“大家庭”系列《同志》的成交价是98万美元,创了中国当代艺术品的最高纪录,而他当年出手的价格是1万美元;曾梵志的一幅小画,1997年以180美元的价格从他手里卖出去,在前不久的拍卖会上的成交价是132万元;刘野的《烟》拍卖会成交价近400万港币,收藏家从他手里买走的价格是2万美元;岳敏君1995年左右的一幅作品成交价500万港币,而他出手时的价格更低。

  这市场,让艺术家自己都晕了,他们有些担忧,但肯定也有些沾沾自喜。的确,拍卖市场的价格和他们没有直接关系,但会影响他们今后的画价。一般情况下,艺术家在一家画廊的身价以每年10%的幅度递增,这一来,10%肯定是不行了。刘野形容他在日本的画廊代理小山登美夫听说他的情况,第一反应是“吓坏了”。总之感觉有些复杂,随着随行入市的人的介入,收藏家反倒买不起作品了。可艺术家都希望自己的画能被美术馆或者好的收藏家收藏,而不是在拍卖市场上转来转去。

  市场不是一下火起来的,他们生活上的物质条件早在此之前就已经满足。生活当然有所改变,令他们烦恼的不再是画卖得好不好,而是不堪骚扰。曾梵志抱怨今年的工作时间比去年少了一倍,他还没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式对付应接不暇的拜访者,岳敏君住在深宅大院里,基本只接待他想接待的客人。

  岳敏君当初在圆明园吃泡面的时候,根本想不到能达到今天这样的状态。他把自己的成功归结为占了先机:“比我们聪明的人,有才气的人,意志坚定的人,都还在体制内呢。上班的上班,教书的教书……”且慢后悔你怎么当初没去搞当代艺术,栗宪庭这样评价岳敏君的作品:“突出一种肤浅、幽默和百无聊赖的氛围,表达出当今空虚无聊的精神世界。”天赋是一种无法解释的东西,岳敏君说他的天赋也许是观察力。“像王广义、张晓刚和方力钧他们的成功都是必然的。”邱志杰说,“他们的天赋摆在那里,观察力和表达能力,还有做事情的决断力。或者还有些运气。他们的成功出于各种机缘巧合,各种各样的条件加在一起,历史就会选择这样一些人在这个时代发财,二流画家们没法理解。有些人本来不应该搞艺术,硬说服自己吃苦耐劳,自己折腾自己。其实艺术就是一个满足想象力的游戏,带着十足的荒诞感,很多人出于使命感,把艺术当文化来崇拜,骨子里缺乏荒诞感,那很要命。”

  他们仍然敏感,他们尝试新的画风,显得更加主观和任性。也许市场上的成功给了他们在创作上放开手脚的信心,但如果仅仅将“想画就画”归于生活好了,那价值观未免太狭隘。

  拍卖———玩的就是心跳

  谁在买?

  北京保利油画部经理常天鹄把他的客户分成三类:纯粹的消费者,买了就没打算再出手,据他的统计这部分连2%都达不到;投资型,走长线,至少5年以上才会放;剩下就是短线投机,而目前这是主体部分。

  当代艺术市场的主力真的只有炒家吗?没有这么悲观。不少业内人认为,国际资金和新生收藏人群还是比较健康的两笔注入。油画板块有今天的空间并不偶然,它一开始就在国际环境中形成,所以容易进入比较规范的国际艺术品运作机制。几大拍卖公司都观察到,2004年以后油画市场的增量资金主要来自境外,投入方向就是当代板块。保利春拍20%的“当代先锋”作品都被国外资金买走了,这个比例在“匡时拍卖”达到了60%。

  华辰拍卖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甘学军认为本土新出现的投资人群将在未来搭起油画市场的骨架,他们大多是60年代和70年代生人,海归,国际商务活动的参与者。资讯获取渠道的开放性使这个人群对外部环境敏感,对自己的品位自信,并且有持久收藏愿望。“他们和国际藏家一样,带给油画市场国际化的鉴赏标准和收藏理念。写实在港台,当代在欧美,而现在我们讲市场,一定是国际化的市场,所以拍品格局也要调整。目前华辰油画场的结构大概是三七开,以后我认为是四六开,而最终对开将是比较合理的。”

  谁做市?

  北京保利油画部经理常天鹄说,据他所知国外资金还有进一步做内地市场的计划。如果进入资金有足够的实力,做市场就是正常的。“在当代艺术这个板块,我还没有发现特别高端的大藏家。等那些有实力的纯消费者出现了,当代艺术市场也就真正起来了。”

  拍卖公司和画廊、画家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链条?正常状态是:在画廊里买不到的东西,才到拍卖行来买。

  以北京翰海油画总监李亚俐的感受,画廊一级市场和拍卖二级市场的主顾是不同的两类群体,逛一级市场的人大多个性化,对数字不太敏感。二级市场的主体人群则追求流通和换手。说到现在对油画做市的各种议论,李亚俐观点很明确:“拍卖行业追求的就是爆发。各种资本纷纷进入艺术品市场,这有什么不对吗?艺术品拍卖就是在艺术和资本之间画上等号。买家里面如果没有做投机的人也不正常。拍卖是公开的平台,投机如果能给市场带来爆发力,我们不排斥。有泡沫怎么办?有投机就会有泡沫,但艺术市场的盘整最终会归属到艺术价值的肯定如果泡沫破裂了,正常表现会是:20个画家,会有15个价格下落,但5个顶级的画家作品仍然能成功换手,维持高价位。”

  中央美院第四油画室教授、嘉德油画艺术总监刘刚认为中国油画还没有形成市场,停留在一种现象。“艺术品市场不是单一的,应该有层次,分布着不同的收藏者,而不仅仅是形成投资风潮。”在他看来,投资和收藏应该建立在一定的专业观点上,否则就会不坚定。作为成熟的收藏者,不能只看拍卖场上的成交纪录,他必须具备坚定的鉴赏力,和画面对话,了解艺术家,和外部环境保持关联,这样才不会对市场有猜测。如果10个收藏油画的人里面有8个人是坚定的,那它就形成市场。否则就不是,只能说是现象。

  谁怕跌?

  雅昌网总经理蒋伟说他今年春拍看了几场油画,总体质量感觉不如去年。藏家在观望市场趋势,真正好的东西不会轻易拿出来,而那些平庸作品趁势出笼赚一把。“市场需要‘坚定’,把不坚定的人扔掉,才能培育出真正的藏家市场。我还是呼吁给这块市场注入文化观念,艺术品市场毕竟不同于股票、房产,它有自己的定位,把艺术品当成股票那样炒进炒出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就说当代艺术,我们一定要有把它放在国际大环境下,看到它是中国和世界的对话。”

  无数的声音在担忧油画市场重蹈近现代覆辙,但“匡时”总经理董国强认为和中国绘画近现代板块相比,油画市场本身有肌体调节的先天优势,即量的受限制。不负责任过量投放是中国绘画市场最严重的顽疾之一,“相对而言,油画可以部分忽略人的诚信问题,因为它的创作受到画家自己体力和脑力的局限,不可能大批量生产,量的限制会让市场比较健康”。和嘉德油画部艺术总监刘刚一样,董国强也看重用学术观念来引导市场。“收藏中国绘画,更多碰到真伪问题,行家说了算;而油画主要在于艺术价值判断,所以学者、专家的意见会高于行家。最终在市场能立住的,还是那些在美术史上站得住脚的。”

  人人都爱开画廊

  美术大跃进

  黄燎原正站在他现在画廊的中间,边抽烟边和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说话:“你不是还是大学生么?怎么会来买画呢?”那个自称是北京理工大学学生的年轻人嗫嚅着解释说,父亲给了他一笔美元作为理财基金等等。送走了大学生,黄燎原摇着头回到他的办公桌旁,“你看,现在连学生都来买画”。

  提起当代艺术油画市场的热况,他说:“是很热,一直就很热,从‘非典’以后一直就没有消停过,天天价格在往上跑。我们仓库都清仓了,好多时候就属于呆在这儿没东西卖,我们总共十几个签约艺术家,他们供不上我们。”

  现在画廊的正式开业时间是在2004年9月15日,挑选了以血肉横飞的暴力美而著称的杨少斌个展“9•11之后”作为它的开幕展。当时,杨少斌虽然已经有很好的国外基础并参加过威尼斯双年展,但在中国还从来没有举办过个展。好多人认为他那么暴力血腥的东西在中国没市场,说到后来连杨少斌本人也含糊了,他拦着黄燎原说:“老黄,你再好好想想,我在中国真的没怎么卖过画,我别把你害了。”

  个展开幕那天,杨少斌卖出了9件作品,在这之前,他的最好成绩是在柏林亚历山大画廊展览开幕前售出了7件作品。从此以后,杨少斌的画开始在国内出一张走一张,直到供不应求。“杨少斌的画涨了5倍左右,可能还更多,和这个个展有很大关系,除了市场气候在好起来的因素,也是因为我们有些战略成功了吧。”当然,黄燎原不愿意详细解释他的成功战略究竟是什么。

  支撑一个画廊最基本的要素除了画廊经纪人本身的品位和对艺术的鉴赏力之外,最主要的是能够团结一批收藏家。“有些我带他们入行的藏家刚开始是为了帮我,但几个月后,我就提出要把卖给他们的作品加价买回来,因为现在艺术家的价格涨得很快,有人买不到东西就会在画册上翻看,提出要买已经被卖掉的艺术品。所以,他们莫名其妙地一两个月挣了一倍的钱,到现在,不让他们买都不行了。”

  虽然画廊在不到两年的经营过程中实在是一帆风顺,黄燎原对中国目前的艺术品投资市场和很多“热钱”筑起的空中楼阁却有些担忧,他想起中国流行乐坛曾有过的辉煌:“1994年曾是中国流行音乐的大冒险、大丰收年,那一年发唱片的歌手,想不红都难,无数的资金在这一年洪水般泻入流行乐坛,把这个刚刚兴起的行业恶捧成一轮红日。但到了1996年,这个行业成了中国文化界最大的重灾区,原因只有一个———大跃进!”

  每个人各赚一段钱

  1994年北京世纪翰墨画廊的主人林松创办了一个“完全从理想出发、不考虑任何商业盈利、具有空中楼阁性质”的翰墨艺术中心。“那时候,其实不能叫开画廊,因为你想卖也没人买,白送给人人都不要。但那时我们名气很大,大家都是美院的人,拿画也很方便,艺术家还送我们一些作品,当时的气氛很让人怀念。”林松说。

  在艺术家和全中国数量不多的画廊共同经历着当代艺术的寒冬季节时,世纪翰墨因为采用代理艺术家的制度存活下来。后来,世纪翰墨一直称自己是最早按照国际操作规范、第一个实行签约制度的画廊,并把自己的合约作为范本在其他画廊里流传。它的具体做法是每年向签约画家支付5万元到10万元的基本费用,买断8到10张画,即使这些画一张都卖不出去,风险也是由画廊承担。除此之外,画家手中还有部分画作被售出后,画廊和他们按照五五比例分成,这样的合约期限一般是三四年左右。

  世纪翰墨的第一个签约画家是中央美院毕业的夏俊娜,1997年时候,每年8万元的保底数已经让刚毕业的女画家感到满意,世纪翰墨把她从最初5000元到1万元左右一张的画价推到8万元。3年以后,夏俊娜转到了其他画廊,现在,她的画在40万到60万人民币之间。

  “所以,画廊的生意就是每个人各赚一段钱。如果艺术家在不断成长的话,就会有更有实力的画廊来和他合作,这个事才能玩下去。”林松说。”■8、9版均摘自《三联生活周刊》2006年第26期邢海洋等文

回复 (5) | 收藏 (0) | 693 次阅读 |

阿马戴乌丝 (重庆)

女 32岁 狮子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