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阿马戴乌丝

一颗不安份的种子正在破土!

http://i.mtime.com/zeique/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民国油画:春梦与梦醒时分

阿马戴乌丝 发布于:

民国油画:春梦与梦醒时分




南方周末    2006-07-20 14:56:19



  □本报记者 万静
  
  与同期的美国画家、俄罗斯画家、日本画家相比,民国油画的品质相对
  幼稚、脆弱,刚刚含苞待放,就忽然枯萎、折断;只有青春期,没有成熟期
    
  “民国油画是一场春梦,也是一场真实的悲剧。”在南京四方美术馆的会议室里,陈丹青对民国油画脉络的断裂深感惋惜。
  “关紫兰与张爱玲相似,关良和沈从文相似。关紫兰是大家闺秀,异常早熟,解放后隐居上海,直到1980年代逝世,完全被历史遗忘。关良,以国画戏剧人物见称,直到1990年代,我们才知道关先生是一位资深的前卫油画家,就像到1980年代我们才知道沈从文是资深的小说家。”
  6月17日揭幕的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民国油画收藏展”,展出了包括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潘玉良、常玉、关良、关紫兰、陈抱一等在内的民国画家的百余幅作品。除了中国美术馆与拍卖行中展示的民国油画之外,这是国内第一次比较集中地展示民国油画。
  在四方美术馆馆长、艺术评论家李小山看来,这些油画家都是被遮蔽、被贬抑的一群,即使像徐悲鸿、刘海粟这样的大名家,也是同样的命运:“提到刘海粟,就是山水画;提到徐悲鸿,就是马。他们的油画不太有人过问。”
  
  那时几与西方同步
  中国学生大规模涌向欧美,是在1919年勤工俭学运动之后。巴黎美术学院成为当时中国留学生的首选学校。徐悲鸿、林风眠、潘玉良、吴大羽、颜文睴等都曾在那里学习。
  “1920年代下半段到1930年代初,中国人特别多,有好几十个。”荷兰莱顿大学的教师弗兰,对民国时期的中国美术留学生历史非常感兴趣。她曾在法国国家展览馆见过一份“入校登记书”,上面记载了当时中国学生的留法情况,每年谁申请、谁入校、跟谁上课……细枝末节,相当详细。“很多名字不知道是谁,找不到了,因为可能以后他们就不画画了。”对此,弗兰很遗憾。她正在申请一项研究基金,如果成功,她将在巴黎呆上8个月,专门研究当年学油画的中国留学生群体。
  被徐悲鸿推荐去法国留学之前,颜文睴在国内作画,就开始尝试在颜料中加油。1921年春天,他以苏州某一肉铺为对象,用写实主义的手法创作了粉画《肉店》。第二天,肉铺老板因病暴死,店家不再让他继续作画。可见,当时我国民众对西方美术的陌生程度。到巴黎后,他在国内画的另一幅粉画《厨房》,入选了当年的春季沙龙展,并在夏天时获得沙龙展荣誉奖。
  弗兰研究的另一发现是,虽然当时有那么多中国人到法国留学,但“真正注册过、有正式学籍的,也就徐悲鸿、潘玉良那么几个人。”
  庞薰鯣是自费去法国留学的人之一。他本名叫庞薰琴,留法归国后,《申报》把他说成是一位“女画家”,于是他就把“琴”改为“鯣”,此“鯣”与彼“琴”其实是一个意思,只是用以避免性别错位不得已而为之。
  庞薰鯣本来在上海震旦大学学医,促使他出国学画的原因,是学校里一位外国神父对中国人的轻蔑,“你们中国人,成不了大艺术家。”
  1925年,19岁的庞薰鯣去了巴黎。不久,他碰到一位60多岁的老头儿,留着胡子,个子不高,看上去普普通通。老头子挺喜欢庞薰鯣,主动教他雕塑,还为他准备好雕塑架和工具,手把手地教他。学了3个上午,庞薰鯣有点不耐烦,想再去学画画。老头子还很耐心地说什么时候想学了可以再去找他。多年以后庞薰鯣在报纸上读到了那位老头儿的讣闻,才知道他是当时跟罗丹、马约尔在雕塑界鼎足而立的大雕塑家。“假若我早知道他就是波尔特儿,我会跟他学的。”庞薰鯣懊悔不已。
  庞薰鯣到巴黎的时候,常玉已经在巴黎住了10多年,已经有点名气了,作品多次在秋季沙龙上展出。在庞薰鯣的印象中,常玉和毕加索等人是老朋友,毕加索还为常玉画过油画像。1930年,法国政府出版的《法国现代画家大字典》收入了常玉的名字。
  “那是一个未完成的过程。但是从1910年前后到1949年,中国的油画发展跟西方几乎是同步的。”陈丹青很看重民国那批人已经取得的成就,“很多画的水准当然不如解放以后,但论创作的纯粹性、个人性、自由度,只有民国那一段。”
  “民国画家其实很简单的,他们衔接的是从印象派到野兽派这一段,总体上属于巴黎画派。”陈丹青说,“巴黎画派的代表人物是弗朗芒克、德朗、马尔凯……在当时,中国画家几乎跟他们同步的。”
  朱沅芷就是一个例子。他还被写入了西方的艺术史。
  1929年,朱沅芷23岁,他的油画《孔子》入选法国独立沙龙展,受到评论界关注,其中有篇文章这样写:“不久前,我有幸将一位中国青年画家朱沅芷介绍给我的读者,令人惊异的是,没多久,他已经在巴黎艺术爱好者心目中留下印象。此次的独立沙龙展,他的《孔子》(订价25万法郎),无疑是全部展出作品中评价最高的。”
  1937年,朱沅芷参加世界博览会,并入选秋季沙龙,与德安、莫迪里阿尼、巴斯珊、史丁等巴黎画派的艺术家一起参加了这一展览。
  “他是1920年代到1940年代中国惟一一个直接介入立体主义运动的画家。就像藤田嗣治当年介入巴黎画派,他比藤田嗣治还要前卫。”陈丹青说。
  陈丹青更关注留日那一派的,比如陈抱一、关良、关紫兰。“这有点像当初鲁迅那批人和英美那批人的关系。很奇怪,论才气,都是留日的厉害。”
  20世纪初,中国油画先驱们大都选择日本求学。日本是亚洲最早引进欧洲油画的国家。东京美术学校是中国留学生的主要基地,李叔同、关良、王悦之、卫天霖、倪贻德等都曾就学于此。当时,西方现代主义正潮水般涌进日本,欧美的各种现代艺术,像印象派、后印象派、立体主义、野兽派等,在日本频频展出。
  那时中国国力孱弱,留学生去日本或者西方学习,多少都怀抱救亡图存的壮志和悲情。出生于诗书之家的卫天霖,是山西省第一个享受公费留学日本学习绘画的学生。1920年前往东京前,他父亲亲笔为他题写了“守身如玉”。
  今年4月,曾留学巴黎的常玉的油画《花中君子》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拍出2812万港元天价。不过在陈丹青看来,跟留日的关良、关紫兰相比,常玉的才气差远了。
  “(他们从)日本带回来非常简单的一个系统,就是静物、风景。日本画家把后印象派到野兽派、立体派,已经加工过一道了。”陈丹青认真地解释,“但是他们画不出像徐悲鸿《田横五百士》那样大历史的画。虽然这批人其实比徐悲鸿前卫得多。”
  
  三头并进,姹紫嫣红
  “一个学油画的人除了到几个学校去教油画,此外就找不到工作。”庞薰鯣在其回忆录中写道。在1930年代,国内有两个国立美术专科学校,分别在北京和杭州。还有3个私立美术学校,是刘海粟的上海艺专、汪亚尘的新华艺专(上海)和颜文睴创立的苏州美专。再就是南京中央大学的美术系,徐悲鸿任系主任。
  学校少,教师也不多。但就这些掰着手指头就能数得过来的油画家,却也“闹”得轰轰烈烈:“民国油画主要有三个系统,一个是林风眠主政的杭州艺专,一个是刘海粟主政的上海艺专。杭州那批人讲拉斐尔,讲马蒂斯,讲塞尚;上海艺专讲米开朗基罗,讲凡高,讲毕加索。”陈丹青说。“徐悲鸿是另外一路,讲大卫,讲伦勃朗。”
  四方美术馆馆长李小山谈到徐悲鸿和刘海粟的论争,“徐悲鸿和刘海粟是天敌。刘海粟讲徐悲鸿死板,这都什么时代了,还在抠素描,还在画写实,艺术就是表达感情,充分、淋漓尽致地表达感情。徐悲鸿讲他我可以十年不画,等你十年,你也画不到我这样的素描功底。”
  “系统”之外,“个体户”也同样活跃。
  1931年回国后,庞薰鯣一时没找到工作,就先回了家乡常熟,拿起中国笔墨,用传统笔法画人物画。他曾画过一幅穿古装的自画像,在“文革”中,自己把它撕了。还画了一幅古装仕女,被朋友借去挂在他客厅里,第三天就被小偷偷了。
  庞薰鯣曾拿着蔡元培的推荐信去拜访过杭州美专的“掌门”林风眠。到了林风眠家的洋房门外,已经按下了门铃。刚好此时一辆公共汽车停在了他身边。庞薰鯣跳上车就走了。至于离开的原因,“我想靠自己的能力去谋生。”
  1932年,他和倪贻德、张弦等人一起成立了“决澜社”,在当时美术界引起很大震动。
  若干年后,庞薰鯣回忆起当年组织“决澜社”的目的时说:“谁都想在艺术上闯出一条路来,个人去闯,力量究竟太单薄,所以需要有团体。”
  同样在“系统”之外的颜文睴,1931年,结束了在巴黎的学习,经由德国、波兰和苏联绕道回国,用自己3年来省吃俭用的生活费购买了各种石膏像500余座和万余册图书,回到他在1922年创办的苏州美术专科学校。他采用希腊建筑风格重建苏州美专校园。第二年秋,新校园落成,有教室、陈列室和石膏房等50余间,成为全国之最,轰动一时。
  日本的侵略打断了民国油画现代风格的发展进程,写实主义逐渐成为主导风格。抗战结束后,徐悲鸿应聘出任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更是凝聚了一大批门下弟子及众多的写实主义艺术家,在全国形成了一个以徐悲鸿为核心的写实主义画家群。
  
  陪绑时她看着云彩
  1949年新中国成立,由于意识形态的需要,艺术上全面苏化,写实主义成了惟一的表现方式。
  “这里面最脆弱、最诚实的一批人,在1949年以后敏感地意识到自己是多余的。他们绝大部分人都选择了放弃。”陈丹青很惋惜。在他看来,这些人已经具备了成为艺术大师的可能性,虽然“还没有到太成熟、大放光彩的时候,但是已经有了含苞欲放的感觉了”。
  关紫兰在1930年代从日本回到中国后,多次在上海举办个人画展,宋子文还出席过她的画展开幕式。上海著名杂志《良友》曾称她为油画家中的佼佼者。
  “那么有才华的一个人。”陈丹青相当感慨,“可是她解放后隐居上海,完全不画画,一直活到1980年代。”
  “我还看过她1980年代的照片,是非常好看的一个老太太,现在根本看不到这么好看的人。她年轻时候的样子,阮玲玉、胡蝶根本是没法比的。真是大家闺秀。”陈丹青说。
  关良的经历更为戏剧化。1922年从日本归国后,关良先后在上海美专、新华艺专、上海艺术大学执教。其间投身新文化运动,还曾为郭沫若、茅盾等主编的《创造》月刊及其他进步刊物设计封面、绘制插图。1927年,关良报名参加北伐战争,在北伐军总政治部担任宣传艺术股股长。建国后,关良在浙江美术学院担任教授。
  1949年以后,关良一直继续画油画。到了1960年代,就不敢再画了。当时的政治环境下,油画创新是绝对要受批判的,会被人攻击为搞形式主义。为了不卷入那些风潮,关良索性辍笔,改画国画去了。
  那时对画家的限制相当严,除了题材上要求现实主义,技法上也必须学苏联。“像潘天寿,不会画人,为了要反映真实题材,就画了两个人抬了一大堆红砖,说是‘又红又专’。傅抱石,则在《美术杂志》上发表文章,讲‘政治挂帅,笔墨就不同’。”讲到这些,李小山都忍不住笑起来,“没办法,这不是艺术家的问题。你不这样,就过不了关。”
  荷兰莱顿大学的弗兰,除了对民国画家报以关注外,“特别想研究后来变得政治性特别强的那些画家,留学时是学什么风格的。”她对这些具有“中国特色”的东西都很感兴趣。
  在诸多画家中有个特例,李青萍,1937年从新华艺术专科学校研究生班毕业后,应马来西亚驻上海领事馆邀请成为吉隆坡坤城女子中学艺术部主任。
  1941年,受南洋华侨总会委托,李青萍接待应陈嘉庚之邀来南洋讲学的徐悲鸿,协助他筹办画展。同年,《南洋商报》出版了由徐悲鸿作序、题写书名的《青萍画集》。集前扉页部分,还有徐悲鸿为李青萍画的油画肖像。
  一年后,李青萍回到国内,多次举办展览。并曾应邀赴日本展出,被称为“中国艺坛一娇娜”。
  1947年夏,在上海提篮桥监狱被国民党当局以“汉奸罪”关押9个月。后经法院以“查无实据”宣判无罪释放。
  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她被调到中央文化部艺术处,与田汉、徐悲鸿、梅兰芳等一起参与筹办全国艺术资料展览大会。
  1952年,不知何故,她被改派回到她的故乡荆州。
  同年,被湖北江陵公安部门以“海外关系复杂”为由监视审查。之后又被以“特务嫌疑”、“反革命”的罪名逮捕入狱。“文革”开始,更是屡遭批斗、游街。后来以卖水、糊纸盒、卖冰棍、拾破烂维持生活。
  但李青萍一直没有放弃画画。“她自己经常捡点小纸,画点画,没完没了地画。”深圳美术馆馆长鲁虹说。
  鲁虹在1980年代曾与李青萍打过交道。在他眼中,李青萍完全是个“画呆子”。“当时江陵要枪毙一个反革命,要李青萍去陪绑,想吓她一下。结果开完枪,就问李青萍,怕不怕,老不老实。她就说她在看天上的一片云彩,从云彩里看到很多很好的画。”再次讲起这个故事,鲁虹仍然觉得不可思议。
  鲁虹说,李青萍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我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很漂亮的,单身一个人过。当时她下面条,人家跟她说你身体不好,要打点鸡蛋吃一下,加强营养。然后她就问那个让她搁蛋的人,说怎么蛋打在面里散不开呀,后来人家一看,她买的是皮蛋。”
  看到李青萍的画,鲁虹非常震惊,他没想到李青萍能画出这样具有现代感的油画。于是想帮她摘掉右派帽子。因为多年来她一直被当成右派受管制,生活十分悲惨。“当时还准备起草一个给李青萍摘帽子的通知,结果一查她档案,根本就没有被打成右派。”鲁虹说。
  对于李小山而言,遗憾的则是,连这些人在民国时代的油画作品都很难亲眼见到。“这些作品本身就具有某种力量,而并不因为它是一个古董。有艺术理论家看了民国油画后说,我们20世纪前半段的艺术史要重写了。这就是力量。”
  “我们很难高估民国油画这份遗产,因为他们的才华与实践既来不及展开、锤炼、发扬,更不可能自我完成。”陈丹青说。
  (P1171581)
     
  但我们不应该低估这份遗产,因为无可替代地,这些画家是我们所有人的前辈。在他们短暂的实践中,文化条件、政治环境、人文教养的完整性,以及人格的自主性,都胜于解放后的几代人。他们被时势淹没,但没有被政治意识形态所污染,所扭曲,是迄今为止整个中国油画史最为纯净的一小块领域。
  本次展览揭示了另一可贵的真实:在笼罩我们文艺创作50多年的集体意识形态中,个人主义的长期缺席,却在这批民国画家中得到清晰的显示:他们每个人的选择都基于自然而然的个人主义,没有被误导、被强迫。他们热情地模仿西方,但不是趋势附炎;他们天然地成为现代主义绘画在中国的第一代人,但毫无功利意识;他们势情地在本土寻找题材与美,但从未陷入民族主义教条;他们不过是画着风景和静物,而他们的模仿者当年在欧洲也做着同样单纯的事情,将绘画从宗教与历史的宏大叙事中带出来,为现代主义和民主文化作出铺垫。
  ———摘自陈丹青在展览会上的发言
  

  人们只知道徐悲鸿会画马。很少有人知道他曾创作过《田横五百士》这样的巨幅大历史油画(197×349cm,1928-1930年)


  
  陈抱一1930年为弟子关紫兰所作画像。1949年以后,关紫兰再未作画,直到终老


  
  进入1960年代,关良改画国画,这幅《京剧人物》创作于1963年

回复 (5) | 收藏 (1) | 319 次阅读 |

阿马戴乌丝 (重庆)

女 32岁 狮子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