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阿马戴乌丝

一颗不安份的种子正在破土!

http://i.mtime.com/zeique/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挪威的森林》

阿马戴乌丝 发布于:

 在还未看到电影的时候,早已迫不及待的将电影原声放入mp3里。某个有阳光的冬日,一边爬被阳处仍旧有积雪的山一边听着它。冬日里阴霾的心情被释放,况味持久。喜欢极了神秘而幽远的气息。

      不看村上已经很久了。似乎那个作家早已经是停留在青春期的记忆里。还记得第一次看村上是14岁的生日老妈买了《挪威的森林》当作生日礼物送给我。每每向他人提及的时候都会得到“你老妈好酷”的回应。不得不说我真的很晚熟,第一次懂得性事就是是通过这本《挪威的森林》。后来几乎疯狂的爱上了村上春树。只是从我的阅读经验《挪威的森林》并不在我喜欢的村上的作品之列。《寻羊冒险记》直到现在都是我的最爱。清楚的记得脑中有枚巨型肿瘤在取出后则性情大变、左右口袋装着不同数量的硬币同时清点、摧枯拉朽般美丽的耳朵、羊男、曲别针。这些不可思议的情节和影像那么正常合理的出现在小说里。后来几乎集齐了村上所有的作品,直至《天黑之后》包括一本介绍爵士乐和一本威士忌的一本半漫画式的作品总共26本尽数被封存在17岁的箱子里。至于为什么突然不看村上了,和村上小说的风格一样,没有缘由,同时间还有我写给初恋男生的一封分手的信函。说真的,具体什么缘由自己也不知道,只是突然的想这样做,仅此而已。之后初恋男生每周仍旧来信,只是再未被拆开过。

      7年没有看过村上了吧,这个曾经挚爱的作家慢慢在记忆中蒸腾。能够偶尔勾起回忆的是高二时候集中写了些自己对村上小说理解的文字想寄给村上本人,最后村上小说的中文译者给我回复的两封信件。这部有着radiohead主吉他手配乐的电影把我拉回到了青涩的高中时代。

      我排斥所有看过原著的电影。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博纳科夫的《洛丽塔》、莫言的《红高粱家族》、苏童的《妻妾成群》、君特格拉斯的《铁皮鼓》、聚斯金的《香水》、王朔的《看上去很美》、王小波的《东宫西宫》电影的魅力实在没有办法和小说相提并论。如此我只能解释为小说的历史比电影要漫长的许多,电影语言还未与小说语言同龄。所以在此不是对电影的一点观感,而是对10年前的阅读记忆的一点回顾。

      看「挪威的森林」电影,重新回顾遗忘了许久的村上春树,奢侈的俘获了那份安然平和。我们处在一个怎样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强势的告知别人他们所自认的真理和成功。什么叫做努力什么叫做奋斗,为的是不是仅仅证明自己的正确与他人的谬误。曾经挚爱这位日本作家的时候他带给了我什么,那些充满童贞而又絮絮叨叨的文字里安静温柔的诉说着他对世界的态度。没有海明威、杰克伦敦硬汉式的英雄宣言却最有力的直抵内心。于是午后的威士忌,慢悠悠的爵士乐,弹珠游戏,甚至于马拉松长跑于村上都散发出迷人的魅力。这个世界变幻不定,什么对于自己才是最真实的。那个面庞毫无杀伤力的小老头,他只是在安静的诉说。

       这个午后和同事一同去吃了买一赠一的肯德基餐饭,晒着冬日后久违的阳光难得悠闲的走回工作室得知了日本8.8级地震的惊人消息。地震及海啸的影像比任何灾难片都具有更强大的视觉冲击力,这是一个怎样的国家呢!‘地大物博’的我们有什么资格进行可笑的所谓反日活动。他们身处于怎样的环境,时时刻刻都饱尝着强烈的危机,不知道将要面临怎样的明天,我想他们更加懂得今天的重要,更加认真尽职于当下的事务。诚然大和民族是好斗的,这份好斗承载的却是居安思危。我们需要有道德的原则,却没有理由责怪一个民族的性格。如此村上则成为了一个更加特殊的符号,更加淡然,也更加的自我。我们的世界有太多的幸灾乐祸,又有太多的要让旁人目睹。当人们耻笑芙蓉和凤姐的时候,几乎成为这个时代的群体事件,有多少人是在幸灾乐祸的自我感觉良好,芙蓉和凤姐是聪明的,至于是否炒作乐得他们自己自在。换个角度,也许她们是真正的智者,用自愚的丑态洞悉世间所谓正常人的卑劣心态——谩骂声中多出于女人,诋毁女人的往往是女人自己。假设芙蓉和凤姐都是绝世美女,谩骂的人恐怕会遭到更多的谩骂,于是在此时机她们得以尽情的恶言。她们保守着所谓的正常和纯贞骂声中却掩饰不去闷骚的欲望。于是相对激烈的维系着真理的人们,村上平静的诉说更加的有力。村上说世间其实没有误会。误会无需用语言解释,无声的态度才是最有力的辩驳。在《大方》里看到关于村上的访谈,当被问及是否满意电影的时候,村上答到原来这个故事用不同于自己写作中的第一人称的方式来叙述有着完全不同的效果。原来“我”这个角色在换成第三人称的时候显得如此稀薄。“从电影的角度来看,可谓意味深长。现在看来,这个故事用第三人称来写也没什么问题。”这个答案村上仅仅从艺术语言来思考,用着旁观者的视角来观看自己的作品。没有丝毫强加和批评的意味。面对骇人的真实自然奇观,‘我’显得孱弱无力,强势的姿态失去了所有的能量,享受属于自己的过程和感受如此的珍贵。

回复 (0) | 收藏 (0) | 551 次阅读 |

阿马戴乌丝 (重庆)

女 32岁 狮子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