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Forever Young

I worship your holy name!

http://i.mtime.com/zhangxin2007/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大卫·林奇婴儿阶段的呐喊

小欣 发布于:
《橡皮头》的一鸣惊人,引起了著名制片人梅尔·布鲁克斯(Mel Brooks)的注意。1980年,他邀请林奇执导了剧情片《象人》(“The Elephant Man”),这是林奇创作的第一部主流影片。讲述的是19世纪英国社会一个被扭曲的头部畸型“象人”约翰·梅里克(John Merrick)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维多利亚时代,一名英国医生在马戏团发现了一个头部畸型的象人,受尽不人道的待遇,于是将其带回医院作研究。于是开始了他由社会底层的边缘人群向主流社会的融入过程。 影片一开头伴随着幽幻的音乐,最先出现的是一个女子安静清澈的双眼特写,然后镜头在其脸上游移,端庄的嘴唇,完美的轮廓,剪辑,远景,原来看到的是一幅小画像,美丽圣洁。然后切入真人,表情愈现不安,镜头拉近,直至眼中满是恐惧。剪切至黑幕,象群登场,随后女人恐惧的表情浮现,形成象群和眼睛的叠影。再次长时间的黑幕,象群正面逼近,痛苦的女人,野兽的践踏,梦魇般的表现手法,始终伴随着冷冰冰的机械打击声。黑幕中腾起一团烟雾,婴儿的啼哭,标志着诞生的象人命运不过是一场无力的虚幻。这实在是林奇主流影片中仍然带有强烈个人色彩的一部分,跳接的镜头,变幻不定的剪辑,作为对故事背景的极简交待。 影片正文可切分为五个段落: 第一段是Treves在马戏团发现了象人,带回来进行研究。 第二段是Treves第一次从马戏班班主手里将象人解救出来,并将象人引见给这个社会。拥有丑陋面貌却温柔敏感富于艺术天赋的象人成为了众人用来达到自己目的的渠道:伦敦皇家医院用象人得到了美誉;贵族用象人赢得了自己的良心;女明星用象人达到自己艺术层面上的幻想。人们蜂拥至象人面前,逼迫自己同他一起喝茶,忍受同他握手。象人得到的不过是表面上的浮华,他却文质彬彬的喝茶,温文尔雅的交谈,将镶女明星的金边相框摆在自己的房间,甚至感动至落泪。 然而与上流社会的虚假包容相反的是,同样处于社会底层的粗鄙大众,对待象人则完全是赤裸裸的恐惧与嘲笑玩弄,竟然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同样不富人性,灵魂已然堕落至以别人的痛苦为乐,这又与他们所认为的怪物有何不同。 在伦敦医委会的会议上,堡力先生才道出大众心声:“我只知道这生物根本没有必要留在这儿,我对这怪物的探讨已感到很厌烦,浪费医委会的宝贵时间,来为令人厌烦的人找庇护所。问题不在于是否接纳这生物作病人,问题是在于那些病房何时能够腾空出来,给更合资格的病人入住。我们有医治病人的神圣任务在身,不是去帮马戏团照顾动物的!” 即便众人的想法和堡力先生并无二致,觉得象人不是人,只是马戏团供观赏的动物怪物,但当公主带着女王的慰问到来,所有人还是纷纷举手赞成向象人捐献一年的床位费用,将他转移至医院的固定病房,连堡力先生本人在压力下也志愿举起手来。 而只有Treves对自己的内心发出疑问,他呆呆的坐在家里,说“我开始觉得我和巴斯先生很相似,看来,我把Merrick先生再次变成展品,只不过是躺在医院,不是在游乐场,我的名字经常在报刊上出现,我被捧至天高,很多病人都要求我帮他诊治。但那是为了什么?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到底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 第三段是马戏班主把象人重新偷了回去,强迫他在马戏团进行廉价的怪物秀表演,直到一群同样是属于社会边缘的畸形人把他救了出来。在象人逃至伦敦火车站的时候,不幸被人群发现。他被无知的大众围在公共厕所里的角落,象人绝望的吼出,“不,我不是大象,我不是动物,我是人类,我是个人啊!”他艰难的自我认同终于震惊了大众,人们动容并后退让开。 第四段讲象人完全被社会接纳,Treves带他到公共场合的剧院去看歌剧,临行之前,Treves说,“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跟你说。”而象人制止了他,“求求你,别责怪自己,Treves先生,你不用担心我,我一直都很开心,我的生命也得到满足,因为我知道了被人宠爱的滋味,我已得回我自己!”在剧院里,众人更是全体起立向象人鼓掌致敬。他终于得到了大众的认同,整个社会也渐渐接受这个“怪物”的存在,这正是象人内心最渴望达到的。 第五段象人完成了教堂模型的制作,在安息中死去。他满足了他作为普通人的最后渴望,一个平凡的理想----像一个常人那样睡去。他最后望了望挂在房间里的铅笔画,画上是一个孩子平静的躺在床上睡觉,这幅画他已经默默的注视了无数次。然后他抽掉堆积在床上的枕头,躺了上去,闭上了眼。镜头移动,床边的桌子上摆放着明星和他母亲的画像,圣经,还有他亲手制作的教堂,教堂的尖顶仿若朝着天主的方向。然后影片重回开头的抽象和虚幻,茫茫宇宙的漫天星辰意味着苦闷和解脱的象征,代表了在现实社会中我们不能得到解答的一切。一个声音说,“事物永恒不灭,河流川流不息,微风拂面而吹,云朵流浪漂泊,心脏跳动不停”然后宇宙的尽头,一团烟雾收拢化为象人死去的母亲,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象人的生命不过就是一团烟雾,即便永恒不灭,灵魂也不过一团烟雾般轻薄虚幻。最后,天使一样的母亲,她说:nothing will die。 整部片子用黑白影像反映,形式的黑白正尖锐的折射出那个荒缪的世界黑白混淆至颠倒。而且黑白的质感恰如其分的反映了那个时代冷冰冰的工业对人的异化。电影里喧嚣的机器,又如同机器一样麻木排列的工人,工厂,火车冒出的浓烟,这一切都是工业文明的产物。就像最开片Treves的一番话,清楚的表达了导演的观点,他说“这些机器真令人讨厌!”的确,正是工业文明的进程异化了人的内心,不管是黑心的马戏班主,面善的达官贵人,愚蠢的底层大众,工业吞噬了文明,扭曲了人心,虽然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是必然的,但是幸好导演还给了我们一个不算太过绝望的结局! 最后随便再谈谈扮演Treves的安东尼·霍普金斯的演技,Treves总是表情严肃,冷漠的说话,但内心却反复挣扎,追求平静与完整。最让我惊艳的一个地方是他第一次在马戏团见到象人时,表情先是惊惧,然后无声的流泪,表情上没有丝毫变化,你却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巨大震惊与复杂情感。当然,扮演象人的约翰·亨特(《狗镇》《地狱男孩》《V字仇杀队》)也贡献了一次精彩的演出,象人胆小内向,内心却善良敏感,口齿不清,说话要反复吸口水,这些都被亨特演绎得恰到好处。 该影片当年上映时获得了良好的口碑与票房,虽然在奥斯卡上颗粒无收,却获得了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八项提名。这是一部不太像林奇的片子,或者说,因为是林奇的早期作品,所以更深刻的暴露出林奇的内心的呐喊,也许我们都该认真地倾听!
象人 The Elephant Man(1980)

8 .2 / 7 .9

象人(1980)

影评(156)

收藏(910)

回复 (1) | 收藏 (2) | 1070 次阅读 |
标签:

Lady·Young (大阪)

女 109岁 天秤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