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捉刀人

SB越来越多。

http://i.mtime.com/zhuodaore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十二公民》一场游戏一场梦

捉刀人 发布于:

对于中国观众来说,《十二公民》的故事显得非常突兀,电影中所描述的陪审团是基于英美法系而存在,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系则脱胎于大陆法系。光是这两大法系的区别与联系就是一个巨大的科普工作,更何况还要在这基础上讲故事。对于一部电影来说,这基本上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因此《十二公民》采取了一种非常取巧的方式:它把故事从法庭搬到了法学院的模拟法庭,而且在整个故事的前半段,不断在强化“模拟”这个概念,以及最直接也是最核心的“十二比零”规则。于是,1957年原版《十二怒汉》里实打实决定生死的抗辩,成了《十二公民》里面举重若轻的“杀人游戏”。

这样的设定,对电影和观众是双向的考验。对电影而言,它必须在明明没有“要人命”的基础上拍出“要人命”的氛围;对观众来说,他们需要在“基础知识”不足的前提之下接受故事要传达出来的含义,于是电影里的10号陪审员就替观众发出了这样的挑衅:“别跟过家家似的!”

要回答这样的问题并不容易,因为对普通民众来说,要解决的不是法律意识淡薄的问题,而是法律常识淡薄的问题。长久以来,对于牵扯到法律的问题,坊间的言论一向倾向于短平快地解决方式,电影里的7号陪审员的话非常有代表性:“偷东西剁手,杀人偿命,这有什么好说的?”人们在快意恩仇的时候往往会刻意忽略这一点:如果一个人被冤枉成小偷,剁掉的手是长不回来的;一个人如果被冤枉成杀人犯,砍掉的头同样也是长不回来的。

万幸的是,先贤并没有如此简单地“约法三章”,在长期的法律实践之中,有一个原则被确立起来,成为了现代法治国家的重要原则,也就是整部《十二公民》一直在强调的:无罪推定。在这样的原则之下,当发生类似于电影中的案件时,我们必须首先假设嫌疑人是无罪的,然后由公诉人寻找证据证明他有罪。相对的,嫌疑人没有义务证明自己无罪。而如果公诉人不能提出充分的证据,那么只能判定无罪。

那么,无罪推定是不是万能的?错了怎么办?关于这个问题,《十二公民》里的男主角,8号陪审员这样解释:“这不是我们要做的,这是警察的事。”就像著名的“辛普森案”,80%以上的人都认为辛普森杀了自己的妻子,但由于检方所提出的证据被一一驳倒,这场世纪大审判最终以辛普森的无罪释放而告终。旅美作家林达在《总统是靠不住的》一书中这样写道:“他跑了,永远地跑了。就是你明天发现一把凶刀,上面有他清清楚楚的血手印,就是明天有人拿出一盘录像带,上面有辛普森杀人的全过程,也统统没有用。检察官再也不可能向他提出另一场起诉,因为在美国的宪法修正案的第五条里,有这样一句话,‘人民不得为同一罪行而两次被至于危及生命或肢体之处境’,对于一个罪行,刑事起诉只以一次为限。要成功,检察官就必须在一次起诉中成功。如果被判无罪释放了,只有当他又一次犯罪被你抓住,你才可能再一次对他起诉,否则,你只能看着他永远地逃离你的手掌心。”

于是就引出了下一个问题:真相究竟是什么?同样是8号陪审员的回答:“我真不知道真相是什么,也许我们真的错了。”关于这一点,电影在最后留下了一个光明的尾巴:真凶落网。而这也是《十二公民》无法超越《十二怒汉》的一点:在原版电影里面,我们不知道那个男孩到底有没有杀人,这样的开放式结局更符合今天我们要讨论的原则:即使千真万确是他杀的,但在现有的证据之下,我们必须要放了他!

把这种疑虑放大,可以参考日剧《胜者即是正义》的情节:堺雅人扮演一个为了胜诉不择手段的律师,在某一集里,他同新垣结衣扮演的菜鸟律师一起,抓住了一些小的漏洞,让一个铁证如山的案子彻底翻案。庭审结束后,那个刚刚被无罪释放的年轻人突然目露凶光喃喃自语:“接下来就杀了你。”看到这一幕的新垣结衣毛骨悚然,而堺雅人告诉她:“你是不是害怕自己放虎归山?是不是他杀的人于我无关,我也没有兴趣。检察官证据不足,所以他被无罪释放了,这就是法律。”而当新垣结衣问他“那么真相何在”时,他的回答是:“别太自恋,我们不是神,不可能知道真相的。”

这样的结局也许非常让人难受,但原则就是原则,而这也给警察和检察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每一个证据必须要经得起推敲,绝对不可以草草了事或者屈打成招,如若不然,就有可能出现以下的案例:一个人被控投毒谋杀,几次被判死刑又几次死里逃生,最终无罪释放后却再次被列为犯罪嫌疑人;一个人莫名其妙被羁押一年后被提起公诉,证据仅仅是几条微博。一言以蔽之,无罪推定的题中之义便是:“宁可错放一千,不可错杀一个。”正如《十二公民》里曾经被冤枉入狱的5号陪审员所说:“你们说的万一,在他那里就是一万。万分之一的冤案,在当事人那里,就是百分之百的灾难。”

这些话本应是常识,而常识是需要普及的。这也正是《十二公民》的可贵之处,它没有在比较大陆法系与英美法系的优劣,也无意于告诉观众什么叫做陪审团制度。它用了100分钟的时间,专心给观众讲明白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仅此而已。这并不是一部电影能够解决的问题,也不应该是一部电影所承担的责任。但如果《十二公民》能用这样一场“杀人游戏”带给观众些许的思考,它就不是一个虚幻的梦。

 

 

十二公民 12 Citizens(2015)

10 .0

十二公民(2015)

影评(139)

收藏(895)

回复 (1) | 收藏 (1) | 371 次阅读 |

捉刀人 (济南)

男 38岁 巨蟹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