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翔叔

醉生胜过独醒

http://i.mtime.com/zuo204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放逐•漂泊—评《塞瑟岛之旅》

翔叔 发布于:

 

“黎明了。”
 
“我准备好了。”
 
斯皮罗和卡特琳娜在公海上简单的对白却是永远漂泊和放逐的开始。现代希腊毁灭了斯皮罗的故土之梦,因为他浓缩了近代希腊内战的悲剧历史,新的希腊无法直面过往,只能故意忘却,似乎只有如此才能割裂整个连续发展的历史。新的一代把古老的根撕裂,沉迷于当下,所以斯皮罗成了刻意删除的记忆。
 
安哲罗普洛斯的《塞瑟岛之旅》笔者最为痴迷。或许他不是安哲最好的电影,没有《流浪艺人》表达的历史厚重感,更没有《尤利西斯的凝视》反思深度和大气。《塞瑟岛之旅》是隐忍的,就像斯皮罗一样的沉默。平静无情绪的表演隐藏着汹涌的感情,这也许是安哲所有电影的特质,可以认为是布莱希特间离的效果对于导演的影响。这种间离的美学对电影史影响至深,法国新浪潮以及德国新电影都有他的影子,戈达尔的《筋疲力尽》,法斯宾德的《爱比死冷酷》等。不过这也只是美学上的探讨,如何去体会深沉的情感需要我们对于希腊的近现代史有一定的了解。1944~1949年, 希腊共产党和政府军爆发了内战,最终希共失败。斯皮罗作为共产党员在阔别故土32年后满怀希望的回到故国怀抱,等待他的并不是宽容和温馨,太多的苦难让他无法融入现代,他死抓着记忆中的乡愁不放,即使回不到过去,也宁愿抱着爱人守着记忆孤独的死去。
 
第一次接触安哲的电影是在大一,电影社团组织放映《雾中风景》。当时不太明白为什么下雪了警局里的人都走出来然后定格,为什么出现马的意象?记得当时写了影评,我觉得这白马和塔可夫斯基《伊万的童年》中伊万的梦境出现的白马是一样的,它是象征,伊万梦境中的流光溢彩是反衬战争对于人性的摧残。而《雾中风景》中出现姐弟俩目睹白马的死亡,我一直认为这是安哲对于塔可夫斯基的致敬。为了写《尤利西斯的凝视-安哲罗普洛斯的影像世界》的书评,我专门买了安哲的全集DVD,重新看了《雾中风景》,感觉不一样了,虽然致敬之说有待商榷,现在我更多的是认为导演用白马的死亡来完成我们对于死亡的敬畏,那神圣的一刻即使是恐惧的,但童年从这就开始断裂了,我们完成一次蜕变。
 
安哲的“漂泊三部曲”以《塞瑟岛之旅》开端,用《雾中风景》收尾。《雾中风景》几乎淡化了政治,走向了形而上,不了解希腊历史已经无所谓了,我们可以单纯的去看其普世的意义。但是看过安哲的《流浪艺人》就会透彻的理解姐弟俩遇见艺人们所发生的场景。诸葛沂在书中写道:“熟悉他作品的观者会重拾先前影片的回忆,达到一种回音效果,这是影片结构本身带来的欣赏上的欢愉。”《塞瑟岛之旅》是父亲的归来,而《雾中风景》是寻找父亲,这在结构上是否也形成了某种对应了?不过“父亲”这个形象的真实和虚幻已经分不清了,《塞瑟岛之旅》的父亲既是儿子的臆想也是归国的老共产党员,这种处理手法很让人着迷,在《鹳鸟踯躅》中导演同样复制这一手法,我们被这些迷雾弄的不确定了,那么故事就开放了,亦真亦幻。
 
《塞瑟岛之旅》快结束时,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点了一根烟,去超市买了面包,想把悲伤的情绪压制住。我发觉现代人越来越缺少感动了,笔者自认为太过感性,所以当卡特琳娜说:“我要跟他去”,斯皮罗在公海上拉起小提琴回应这份超越生死的爱时,我彻底的陷入悲情的漩涡。但我困惑的是为什么儿女们面对父亲时的沉默?难道真如我前面所述的他们只是希腊新一代的代表?不管怎么说,血缘的维系还是存在的,一定要这么冷酷吗?特别是女儿伍拉,敌视甚至仇恨父亲,竟然把父亲比作“鬼魂”。当父亲被驱逐,漂流在公海上时,她却在酒馆里和士兵做爱。儿子似乎能理解父亲,当他面对母亲的质问:“为什么不做点什么?”亚历山大却是沉默的。诸葛沂在分析亚历山大时,认为其是“一个勉强的儿子”,而且在面对警察的问题:“你确定他是你的父亲吗?”诸葛沂说亚历山大沉默了。这里不符合真实的电影情节,其实亚历山大回答说:“我相信他是我的父亲。”从这一点来说他相信斯皮罗这个父亲的事实,只是他不懂得如何去面对。他犹豫、彷徨、尴尬。所以我们可以看出斯皮罗和亲人之间是处在非常矛盾的关系(除了卡特琳娜),伍拉的冷酷和亚历山大的不知所措都是源于这特殊身份的父亲,他们无法认同了,因为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身份危机。
 
漂泊作为这部电影的主题,电影名字似乎也是一种暗示,他剔除了旅行给我们的意义,放大了旅行过程中孤独的状态,突破了旅行固有的意义。我以前写过一篇关于波兰斯基的《水中刀》的文章,当时就以《水中旅行》命题的,文章还提到了伯格曼的《第七封印》,希望表达的是在旅行中他们完成某种追问。因为我们远离了熟悉的故土,其实是某种意义上的自我放逐。问题是电影唯一提到塞瑟岛还是在亚历山大的工作室中收音机的一则广告,这一段不是很明晰,是不是收音机我不确定,但是给了一个塞瑟岛听似确切的地理位置。真的只是虚幻之境吗?在地图上的确有这个岛屿,为什么电影中的主人公从未涉足了?诸葛沂说的很好,“塞瑟岛也不过是乌托邦的同义词罢了。”也许塞瑟岛真的是漂泊的终点,斯皮罗在这无需放逐。
 
亚历山大在他的剧本的第91幕说父亲已经经历了三次放逐,后两次我们应该很容易看出,而第一次是通过母亲生病时讲述出来的。这种剧情的安排自然却又独具匠心,可以看出安哲自身蕴藏的功底。最后一次漂泊注定了死亡,不过有坚贞的爱情相伴,还是让我们的内心感受了凄美和迷离。
 
忘不了大雨中斯皮罗撑着一把黑伞独立浮萍,萧瑟的影子在控诉,最后的凝视夹杂着一声无奈的叹息……
塞瑟岛之旅 Taxidi sta Kithira(1984)

8 .2

塞瑟岛之旅(1984)

影评(17)

收藏(171)

回复 (1) | 收藏 (0) | 255 次阅读 |
标签:

翔叔 (杭州)

男 31岁 天蝎座